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被害人具有重大過錯可能性是否影響死刑立即執行

——張永軍故意殺人案

  發布時間:2019-07-03 10:26:24


【案件基本信息】

1.判決書字號

黑龍江省黑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黑11刑初36號刑事判決書

2.案由:故意殺人罪

3.當事人

公訴機關:黑河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張永軍

【基本案情】

    2013年,被害人劉海明(男,歿年46歲)在黑河市罕達汽鎮歐林煤礦南側露天煤礦采掘原煤,被害人田國強(男,歿年43歲)協助劉海明管理。2013年3月份,劉海明開始雇傭被告人張永軍駕駛“斗山300-7”型挖掘機進行作業。同年6月25日,與張永軍一同駕駛該挖掘機的另一名司機有事請假,張永軍駕駛該挖掘機連續工作。2013年6月28日早晨時,劉海明、田國強在指揮張永軍挖煤的過程中,與張永軍產生矛盾并發生口角,張永軍遂產生殺死二人的想法。同日7點30分許,張永軍趁劉海明與田國強并排站在挖煤深坑旁之機,操作挖掘機將鏟斗舉起,朝劉海明、田國強二人拍下去,二人被拍倒在坑內,后又操作挖掘機挖土將二人掩埋。隨后張永軍駕駛劉海明的牌照為黑NC9999白色凌志5700轎車離開案發現場。經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劉海明系被他人用鈍器傷及胸、腹部致心、肺、肝、腎、小腸及髂外動脈破裂并大失血死亡;田國強系被他人用鈍器打擊胸、腹部致肝破裂、肺破裂大失血死亡。2013年6月28日11時許,張永軍在黑河市愛輝區被公安干警抓獲。

【案件焦點】

    張永軍是否應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法院裁判要旨】

    黑龍江省黑河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永軍在雇傭活動中,因工作問題與雇主被害人劉海明、管理者被害人田國強發生矛盾,用挖掘機鏟斗將二被害人打擊致死的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信。上述事實不僅有被告人張永軍的供述以及證人高洪伍、馬情情的證言佐證,還有現場勘查筆錄及照片、司法鑒定意見以及張永軍指認現場的錄像予以證實,在卷證據能夠形成完成的證據鏈條,排除其他合理懷疑。關于張永軍辯護人所提張永軍構成自首的辯護意見,經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規定,犯罪嫌疑人在明知他人報案而在現場等待,抓捕時無拒捕行為,供認犯罪事實的,視為其自動投案。本案中,被告人只是預感到高洪伍會報警,其在被抓獲之前并不明知高洪伍已經報警,因此張永軍在被抓獲時雖沒有抗拒抓捕等行為,仍不能認定為其自動投案。同時,結合張永軍在見兒子之前吃了兩瓶藥企圖自殺的行為也可證實其主觀上并不具備自首的意圖,故,不能認定張永軍構成自首,該辯護意見不予采信。關于張永軍的辯護人所提張永軍系初犯、偶犯、一貫表現良好的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信。張永軍致二人死亡的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社會后果特別嚴重,依法應當嚴懲,鑒于張永軍到案后能夠如實供述犯罪過程,審理期間積極與被害人田國強家屬達成賠償協議,并取得田國強家屬的諒解,故對張永軍從輕處罰,不處以死刑立即執行,但應對其限制減刑。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五十條第二款、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判處如下:

一、被告人張永軍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二、對被告人張永軍限制減刑。

【法官后語】

    本案審理的重點在于被告人張永軍致二人死亡的嚴重后果是否能夠基于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的可能性而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本案系發回重審的案件,本案在黑河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次審理時判處了死刑立即執行,但最高人民法院沒有復核通過。因此,本案在重審時,著重調查了被害人在本案中是否存在過錯。遺憾的是,補充偵查的證據并沒有實質性的意義。那么,面對現有的證據情況下,如何適用死刑立即執行,成為本案著重考慮的關鍵。

    首先,從犯罪結果上看,被告人張永軍用挖掘機拍死兩個人,較一般的故意殺人犯罪行為都殘忍,犯罪后果也比較嚴重,一次性的剝奪了兩個人的生命,應當受到嚴懲。即使是當下,“慎用死刑”的大背景下,死刑立即執行的判處必然是考慮的首要結果。

    其次,從犯罪情節上看,被告人張永軍是否具有從輕或減輕的處罰情節呢?本案中,被害人是否存在過錯成了最大的關鍵核心。但案發當時,只有被告人張永軍與二被害人在案發現場,如何評判張永軍供述的真實性,比較困難。現有的證據可以顯示的是,二被害人尿檢呈陽性,即說明案發前二被害人吸毒了,且在二被害人的車內也搜到吸毒所用的工具,因此可以斷定二被害人吸毒的事實成立。此外,通過證人張磊、何金鵬、張少輝、趙鳳龍、徐家鑫證言可以證實,二被害人在吸毒后有打罵和體罰工人的情況發生。雖然,上述證據不能直接證實二被害人存在張永軍所供述的體罰、打罵、威脅等行為,但可以證明二人的品格問題,以及存在過錯的極大可能。

    最后,雖然品格證據在審判實踐中沒有做出明確的規定,但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可以依據品格證據做出。本案中,二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的可能性下,依舊適用死刑立即執行不符合“慎用死刑”的司法理念。而不適用死刑立即執行的刑罰也更符合“有利于被告人”的審判原則。

【寫作心得】

    我得知本案例入選中國法院年度案例半個月后,收到了書籍,厚厚一本,里面有我的名字,挺開心。隨即發了朋友圈,算是對自己刑事審判工作的肯定。

    主審本案時,我是一名助理審判員;編寫案例時,一次入額考試結束,我成為了一名法官助理;收到書籍的時候,二次入額考試結束,并且我成為了一名民事審判法官。所以,才覺得能夠入選中國法院年度案例,是對自己以往五年多刑事審判工作的收筆,特別感謝國家法官學院案例開發研究中心能夠不棄拙作。

最高法院每年都會向各地法院的法官征集案例,然后優中選宜,匯編成書。平時的工作中,我們也時常通過查找案例,來尋求判案的靈感和幫助。雖然,理論上,我們是成文法國家,但判例仍占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每年的案例征集,我都會積極參與。此次中選,也是對我平日重視案例匯編工作的一次肯定。

典型案例是對法律適用工作的二次統一。法律因為使用者的不同,導致理解時存在差異。也因為理解的差異,才使得同案不同判的現象層出不窮。而典型案例的指導意義就在于法律適用時,能夠針對某類案件再度統一,盡可能避免同案不同判現象。

    典型案例是法律使用者解釋法律的內在獨白。從立法技術上看,我國法律法規比較粗線條,很多法條的闡述都較為原則性,因此解釋法律成為法官的一項重要工作內容。當真相以各種形式的證據呈現出來的時候,真相背后的是與非、罪與罰,就是法官運用法律的結果。因此,每一個典型案例的出現,都是法官在具體案例中,解釋法律的內在獨白,這個解釋是擴大解釋,亦或縮小解釋;是文意解釋,亦或目的解釋。

典型案例是最直接、最權威的普法教育工作。誠然,有時候老百姓對法律的認知還不夠深入,馬東說“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那么,法官作為法律的表達者,判決作為他的表達工具,被誤解也時常發生。被誤解源于未知,所以,每年典型案例的發布工作,成了法院破除蒙昧,消除誤解的最好武器,他能最直接、最權威地向老百姓闡述判決結果背后的法律原理和社會價值。

當我們看清典型案例的意義之后,我們更能理解一個法官的判決可以成為典型案例的榮譽。但這并不能說這是衡量法官水平的標尺,因為,促成典型案例的關鍵在于“案例”本身的特殊性,換言之,是案件成就了典型案例,而非法官。

    因此,能夠入選年度案例,只是審判工作中一個小的成績,是未來審判工作中一個新的起點。古語云“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在面對典型案例工作時,我們法官應當努力做一個伯樂,在眾多審理的案件中,去發掘案件的特殊意義和指導意義,將典型案例的價值繼續發揮,讓每一個案件的公平正義都能成為一張名片,傳遞到祖國各地。

 
 

 

關閉窗口

天津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812687568844131483628714898878898613985315441888957870494238869538159394373166754169112858757327312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