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德國法官是如何調解的

  發布時間:2017-12-26 09:30:06


    受德國柏林地區中級法院負責國際事務的羅森菲爾特法官的邀請,今年上半年我和一名德國比勒菲爾德大學的博士生一起參訪了柏林地區中級法院,重點訪談了該法院主持和解法官工作的莫特曼魏麗詩法官,并觀察了若干和解法官的調解過程。德國在2012年7月26日民事訴訟法修法前,柏林地區的法院就作為試點,探索如何引入調解機制。至今,柏林地區法院和解法官的適用率以及調解成功率居德國前列,柏林法院的實踐對德國法院調解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和解法官:德國法院的新動向

    在德國,一方面,案件主審法官在審判的過程中可以分析并勸說當事人和平解決糾紛,也就是德國的和解協商制度;另一方面,非案件的主審法官也可以從案件主審法官手中接過案子,對案件進行調解,這就是德國的和解法官制度。但是第一種行為不屬于調解,而是審判的一部分;只有第二種行為才叫做調解。

    和解法官制度是在近10年興起的調解制度的代表。和解法官制度不適用德國2013年調解法,而是適用德國民事訴訟法第278條第5款的規定。與由主審法官組織的針對自己主審案件的和解相比,和解法官貫徹了調審分離的制度,主審法官不能對案件進行調解。如果調解不成功,案件再返回主審法官手中,審判程序繼續進行。在這里,和解法官也是法官,他們也審理其他案件,但是他們在被轉入調解程序的案件中,和調解員擔任一樣的角色。

    在修訂民事訴訟法的時候,曾經有討論,德國法官(德國憲法規定其工作是審判)到底應不應該在某些案件中只做調解的工作。盡管仍有爭論,目前德國民事訴訟法第278條第5款已經在立法上建立了和解法官制度:和解法官可使用包括調解在內的所有方法解決糾紛。按此規定,所有德國的法院都應當建立和解法官的制度。由于這一條文并沒有將和解法官促進糾紛解決的方法局限在調解上,所以理論上法官甚至可以用“早期中立評估”等方法促進糾紛的解決,但是實踐上,調解幾乎是唯一的方法。那么,法院到底應當如何建立和解法官制度呢?德國民事訴訟法第278條第5款刻意為實踐留下了空白,德國各個法院的操作大不相同,實地調研成為唯一了解該制度真正發展的途徑,這也是我們實地調研的目的。

    柏林地區中級法院的實踐

    本次調研的是德國地區中級法院,也被翻譯為地方法院。就民事案件而言,其管轄范圍為:一審且標的額在5000歐元以上的案件;針對下級法院(初級法院)的判決提起的上訴(家事案件、繼承、不動產等其他登記案件除外)。

    地區中級法院有若干三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但為了提高效率,大多數案件都由一位法官獨任審理。所有提交地區中級法院的案件的當事人必須由律師代理。柏林地區中級法院,其規模為全德國各個地區中級法院最大,該法院一共有超過700名工作人員。目前,柏林地區中級法院的院長于2016年就職,是擔任此職位的第一位女性。該法院在柏林有三個不同的工作地點,其工作相互獨立。這次我們的調研地點為其中一個工作地點Tegeler Weg。

    柏林地區中級法院與調解結緣源于2006年,在柏林政府司法行政部門的支持下,柏林地區中級法院嘗試非主審法官對案件進行調解,也就是和解法官制度。從有數據的2008年至今,柏林地區中級法院調解工作的進展一直在德國各級法院中名列前茅。從2008年至2016年,每年主審法官在1600件左右的案件中向當事人詢問他們調解的意向,其中約有30%的案件當事人雙方均同意參與調解,此后調解程序啟動。調解程序啟動的案件中約有60%調解成功結案。那么,他們的調解到底是如何進行的呢?

    調解的啟動 主審法官將自己認為應當進行調解的案件轉交給負責和解法官工作的行政部門。行政部門分案,之后接受案件的和解法官征求當事人的意見,是否愿意參與調解。只有在當雙方當事人均同意的情況下,案件的調解程序才會啟動。

    首先,所有進入和解法官程序的案件大部分已經安排開庭日期,當事人在大部分情況下不會因為調解耽誤訴訟;第二,雙方當事人均同意調解程序的進行是調解開始的基礎。根據2011年的數據,從當事人立案之日到案件進入負責和解法官工作的行政部門平均需要4.2個月。對當事人同意調解的案子,負責和解法官工作的行政部門一般需要2個月,而當事人不同意調解的案子的處理一般1個月,不會超過3個月。絕大部分進入調解的案件都在開庭前。第三,負責和解法官工作的行政部門會書面詢問當事人(往往做決定的是律師)對調解的意向,如果雙方均同意調解,調解進行;如果雙方均不同意,調解不進行;如果一方當事人同意,一方當事人不同意,和解法官會根據自己對案件的判斷決定是否與不同意的一方律師進行電話溝通。

    調解的進行 第一,調解時間。根據德國法院調解權威格雷戈爾教授在2008年至2011年對柏林地區中級法院的實證研究的統計,平均下來,能成功達成調解協議的調解程序平均花費2.5小時左右,未成功的調解程序平均花費2.2小時。

    第二,調解方法。和解法官均不對案件進行實質的評價,而是幫助和鼓勵當事人和律師自己想出更適合的處理方法。比如,和解法官會問當事人,你希望從咱們的調解中得到什么結果(比如,更快地解決糾紛,或者和對方當事人保持好關系)等。和解法官雖然是經驗豐富的法官,但是他們不會對案件的訴訟結果進行評價。反而,他們會歸納和總結當事人糾紛中(而不僅僅是訴訟中)的爭點,引導雙方當事人的談判。這種方法與德國法官在訴訟中的促進當事人和解的性質是截然不同的。

    在德國的訴訟調解中,法官積極從法律和事實上幫助當事人分析案件,甚至告訴當事人自己審判可能的結果。在這里要強調的是,德國的法官在訴訟調解階段會仔細地斟酌自己的語言,可能他們對案件的分析很透徹,但是,他們不會告訴當事人“這就是判決的結果”(因為判決結果還沒有確定),而是小心地告訴當事人自己根據現有事實和法律對案件的判斷。

    第三,根據格雷戈爾教授的統計,大部分法官只進行一次調解,很少進行第二次調解,但是,柏林法官認為如果當事人需要,他們仍會進行第二次調解。

    調解的結果 根據柏林地區中級法院2016年的數據,一共有1473件案件的當事人收到進行和解法官程序的提議,有509件案件進入調解程序,其中325件案件調解成功。按照莫特曼魏麗詩法官的說法,這是非常喜人的成績。

    法院會組織和解法官日,以供律師對法院的工作提供意見,“律師們對我們的和解法官工作很滿意”。與此呼應,根據格雷戈爾教授的研究,法官、律師對和解法官的評價非常正面。他們認為,這種調解不僅為糾紛解決提供了好的方法,而且防止了以后糾紛的產生。

    柏林中級法院調解取得成功的原因和面臨的挑戰

    在整個司法體系較為保守的德國,調解仍屬于新鮮事物。作為一個具有悠久法律傳統的大陸法系國家,律師職業、法官職業在德國都發展地相當完善。調解制度想要進入這樣一個高度組織化且有悠久傳統的國家的司法體系,需要克服司法體系內外的固化印象,而且并不是所有體系中的人都對新興的調解舉雙手歡迎。雖然歐盟的調解指令從立法上為調解這項制度在歐盟的發展掃清了障礙,德國的國內法修改也為調解進入法院體系鋪平了道路,但是,這項制度如何實施,德國的各個法院仍有很大的自主權。 所以德國各地方法院實施的情況差異很大,很多德國法院一年只有不到1%的案件進入該程序。

    然而,柏林地區中級法院對調解一直保持著很高的積極性,其運行也一直很順暢。那么,哪些條件促使和解法官制度在柏林蓬勃發展呢?首先,離不開法院領導和組織對調解價值和理念的支持。我們在訪問中了解到,以前年輕法官對參與調解的積極性較低,原因是對于這些年輕法官的考評和晉升,調解并沒有被納入考核標準中,其標準集中在傳統的對法律的把握。但是,為了增加年輕法官的積極性,該法院正考慮將調解培訓納入考核標準中。另一個例子是法官的工作量。在柏林地區法院參與調解的法官的審判工作量可以得到10%至40%的減免,這對促進法官積極承擔調解任務起到積極作用。

    除了組織上的支持,當事人的信賴和律師的支持,對柏林的和解法官制度發展也至關重要。按照莫特曼魏麗詩女士的話說,在德國,一般民眾對法官和醫生都有極高的信任度。這也是和解法官相對于法院外的專業調解員的優勢所在,民眾天然相信法官是中立和公正的。

    除民眾的信任以外,律師的協助也起著重要作用。由于所有訴至柏林地區中級法院的案件都需要律師代理,大部分案件調解是否能夠進行調解程序,其實都是律師說了算。律師的職業訓練決定了他們思考的方式緊緊圍繞著法律,他們在調解中的談判也幾乎是以法律為準繩的。但是,他們在一部分案件中能夠支持并非以法律為標準的調解,來源于這部分律師在部分案件中對柏林法院調解理念價值的肯定。

    柏林地區中級法院的調解發展也不是全無挑戰。案源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并不是所有的法官都支持這種新型的糾紛解決方式,有些法官更看重法官的審判功能,他們很少主動將案件交給和解法官。莫特曼魏麗詩法官需要經常和同事溝通,時時提醒他們將案件轉給調解法官。

    除此之外,德國的和解法官制度和法院外的調解員制度在立法之時就存在紛爭。德國的法院很少有將案件轉給法院附設的獨立的調解員進行調解的。如何更好地處理和解法官制度與獨立的調解員之間的案源分配問題,也是學界討論的課題。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

天津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74369854672020497032316959046965791410340356586528982204780127668927292868337927929113214475146136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